首页 > 新闻资讯 > 动态详情

东郁如何撬开品种权市场

2017-08-091192

  “ 6月13日,在广东顺德举行的中国(国际)首届园林植物新品种新技术拍卖会上,上海东郁园林科技有限公司4万株‘玉香缇’豆梨小苗,拍出100万元高价。这条新闻不仅让很多人对该树种颇感兴趣,也对东郁园林公司产生强烈的好奇心。

靠品种与品种权“吃饭”

  在去年11月江苏常州夏溪花木节上,记者与东郁的团队初识。当时记者获悉,东郁是与国外企业合作的新公司,引进不少新品种,而且有些是国内“独家享有”。
  国内做引种的企业不少,东郁又有什么独特之处?“我们的经营思路不同于一些传统做法,走的是以知识产权为纽带,衔接上下游合作商的方式。”该公司副总经理赖振新如是说。
  据了解,根据国内外相关新品种植物保护条例规定,拥有新品种权的单位或个人享有该权利20年的独占期。东郁通过与国外拥有新品种权的企业开展长期合作,引进其产品,获得国内的新品种权。在此期间,再通过授权扩繁、订单式生产、单品合作扩繁等模式,与业内企业合作。
  “根据产品不同阶段,我们会有不同的合作方式。”赖振新说,对于独家享有的品种,东郁会根据订单严控自身种植量,并约束下游合作商的应用权限,将该品种牢空在“闭环”之内。“比如岭南园林预购的4万株‘玉香缇’豆梨,都是今后全部用于其承接的园林工程,该公司不能自行扩繁或转手他人。”他说,进而苗木产品形成订单式销售,具有期货的性质。
  而对于一些国内已经推开的产品,赖振新表示,东郁会依靠掌握的高标准生产技术手段进行生产管理,设置“高门槛”,同时配合市场订单情况及时收放规模。

抓好“大头”催化市场

  “ 以品种权做生意,许多人认为东郁是“明知山有虎,偏向虎山行”。对此,该公司另一位副总经理施磊表示,在东郁选择进入苗木行业前,就针对该行业特点,以及国内相关植物品种权案例进行了分析。他们的结论是:在之前很长一段时间,坐拥园林植物新品种权的企业大多选择“无奈地接受”,这块市场长期处于无序竞争的状态。
  久居海外的施磊指出,在国外,新品种的发展期一般在10年左右,而国内由于无序竞争,导致新品种发展期大多只能维持在2年左右。所幸的是,他们发现当前已有不少人意识到要想有序发展,知识产权必须更规范。而此时东郁的进入,正好能成为规范市场的催化剂。“我们要把新品种的发展期尽量延长到比较合理的时间范围。”施磊说。
  当然,要堵住苗农私自扩繁是非常困难的,东郁的选择是从大头抓起。赖振新说,东郁目前的下游客户定位基本都是大型企业,尤其青睐与上市公司合作。因为这类企业有实力,在业内能起到带动作用,而且大型企业的诚信度高,不会轻易违约。
  “今年1月,知识产权法院在‘北上广’三地成立,表明国家对违反知识产权保护事件依法处理的态度,相信植物知识产权保护也会迎来新局面。”赖振新说。

行业调整是利好

  “ 东郁园林是2011年底策划成立的,经过两年多精心的准备与摸索,直至2014年秋季才开始大范围对外推介,而此时正巧赶上行业调整期。
  “行业调整对于我们是利好消息。”施磊并不认为东郁“进错了时间”。他告诉记者,许多发达国家的苗木行业之所以运行得比较平稳,是因为经过长期磨合,从业者的利润已经比较合理,形成了较完善的标准体系。而国内苗木业之前的利润有不少超出了合理范畴,这并不利于长期持续发展,当前的调整,其实就是在进一步规范行业的“游戏规则”。
  利好除了来自苗木生产市场的调整,还有苗木消化市场的更新。施磊说,国内园林正经历着由绿到美、由粗放到细化的转变,终端市场“消费观”在改变,彩叶、香花植物的应用比例在逐渐走高,对产品的精细化程度也不同于往日,所以东郁选择发展的品种大多是国外新优彩叶、香花植物,而且都是以发达国家苗圃标准化程度来要求生产,以迎合市场胃口。
  “外国人合作首先考虑的是风险,我们的商业理念也是如此。”施磊说,无论是选择产品,还是合作对象,东郁都有缜密的风险预估。公司所追求的不是暴利,而是平稳持续发展,这正是当前苗木企业所需具备的心态。